-

全線突襲。

對魏國及梁國進行同時打擊,此刻的他們絕對是懵逼的……

深夜,魏軍大帥樊華藏被急促的叫喊聲驚醒。

他其實剛睡下不久,距離戰爭之期越來越近,魏**隊都已囤積邊境,需要操持的事情太多。

按照兩國議定的作戰計劃,魏軍要以懷州為突破口,配合過江軍隊直接拿下大寧南方。

另有大部分兵力囤積於魏國和梁國交界的北林行省邊線上,兩軍分彆從北、西兩個方向,將駐紮在北林行省的大寧軍隊直接包圍吃掉……

為了調度軍機要務,陛下新成立了一個統戰署。

這統戰署跟梁國統帥署職能類似。

主帥是陛下,他是副帥。

也是實際上的大帥。

魏軍全部整合,並被陛下賜予了一個新番號……魏武軍!

樊華藏猜想,陛下原來可能要定的番號是建武軍,或許是覺得不合適,才把建給成了武!

皇恩浩蕩。

各項軍務都壓在他身上。

為了這場戰事,魏國付出太多,隻能贏,不能輸!

他真是不敢有絲毫怠慢。

每日都要忙碌到淩晨夜半,剛躺下不久就被驚醒。

這可真是被驚醒的!

敵軍打來了!

“這怎麼可能?”

樊華藏下意識的詢問而出。

己方這邊定的戰爭之期是三月,陛下差不多二月底就會來,然後軍前立誓,全軍動員,然後發起進攻……

據說陛下在戰前還會發一筆軍餉。

樊華藏覺得這個步驟倒是可以省略了。

也不知是物價上漲的緣故,還是這紙幣就是不值錢。

原來都用不了一兩就能買到的東西,用大魏寶券十兩都買不到。

若是能發點真金白銀倒是很樂意見得……

不對,想這個現在可不是想這個的時候。

樊華藏瞬間回神。

“敵軍真打來了?”

“是啊!”

參將宋良著急道:“大寧那邊出動大批騎兵對我軍發起了突襲,我軍……”

聽到這裡,樊華藏睏意全,內心儘被驚意充斥!

好一個元武帝!

他們什麼都想到了,作戰計劃自清陽會盟之後,逐步完善,整整製定了兩年!

可唯獨冇想到大寧會主動進攻!

是啊!

這怎麼能想到?

可偏偏就發生了!

這是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。

雖然軍隊都調了過來,但還冇有做戰爭的準備,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,軍中將士都在熟睡,突襲而來,後果不敢想象……

“快,傳令集結軍隊!”

樊華藏趕緊穿衣披甲!

“吹號鳴鼓!”

“快!”

“快!”

在這深夜裡,魏軍大營也徹底亂了!

不同於突襲梁國那邊,因戰線較長的緣故,刻意避開了梁軍主力鎮邊軍所在地,在魏國這邊,是集中兵力攻打!

二十萬鎮北軍,兩萬關寧鐵騎全部出動!

突襲而至,聲勢極大!

魏軍跟梁軍一樣,事先並冇有準備,被這突然而來襲擊打懵了,也沖垮了!

這就是兵力集中的優勢。

二十萬鎮北軍,直接衝進了魏軍大營,如是強盜一般,開始了燒殺!

火盆火把被打翻,引燃了營帳,受驚的兵卒從營帳中跑出,還冇來得及反應,就被前來的鎮北軍殺死。

夜幕之下,雖有火光照明,但視線依舊受阻,不過也很容易辨彆。

隻要是冇有騎馬的都是魏兵,直接殺了即可!

慘叫聲此起彼伏,很快便有血腥氣味瀰漫而出。

“集結!”

“集結!”

類似的喊聲從未停止過。

但在入侵一線並未起到作用。

伍長找不到自的兵,什長也找不到。

士兵們也找不到自己的頭領,或許已被殺死。

兵力難以組織,就難以形成抵禦力量。

非要形容,隻有一個字最合適,那就是亂!

鎮北軍從邊線殺進,二十萬兵力散開是相當龐大的力量,到這時已穿進敵營。

魏軍軍營佈置的並不密集,而是有很寬的間隔。

這是大帥樊華藏的安排。

即使不考慮敵襲的問題也要考慮自身安全。

兵力越多,營帳越密集,出現風險的概率越大!

比如火!

之前就有出過這樣的問題,有士兵用火不注意點燃了營帳,營帳相連燒成了一片,造成了很大的麻煩……

由此可見,樊華藏考慮周詳。

這樣哪怕有個彆營帳起火,也不會影響到周邊營帳。

不過也正因為營帳間隔更寬,纔可容得下戰馬通行,能夠衝殺的更深入,也更加便利!

每有魏兵從營帳跑出,恰好撞到了刀刃之上……

“哈哈!”

“痛快!”

鎮北軍大將蔣震大笑著。

敵人冇有抵禦力,他們可肆意殺戮,真的不要太爽。

騎兵對步兵有天然的優勢,高坐馬身,看著如熱鍋上的螞蟻的敵人,可隨意擊殺……

慘叫聲此起彼伏。

很多魏兵都冇有看到殺他們的是誰,就已經死了。

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殺傷範圍還在繼續擴大……

身在中營的樊華藏著急不已。

不同於梁國是新組建軍團,皆為招募新兵,魏軍可儘是老兵,響應速度很快。

中營未受影響,軍隊也在集結。

可即使再快,也喪失了先機。

尤其是在夜幕之下,還是在軍營裡,連排兵佈陣的餘地都冇有。

眼看著敵軍繼續向前推進,該如何有效阻止?

誠然,這是己方軍營,兵力眾多,隻要有一定的時間,必然能夠實現反攻,甚至是把這支敵軍留下!

可現在的情勢是,每過去一刻,己方的傷亡越大,而且他並不認為,敵方會給他們這樣的機會!

必須要阻止!

樊華藏麵色凝重。

這一次真吃了大虧!

他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減少傷亡!

“傳令,全軍後撤!”

樊華藏下了第一道命令,麵對突襲,匆忙應對已經落了下乘,後撤重整是最好選項。

隨著他的命令,一道道尖銳的鳴擊聲響起。

這是撤退收兵的信號。

同時,也有傳令兵奔馬相傳。

“大帥有令,全軍後撤!”

“全軍後撤!”

終於有了明確的命令,混亂之下的魏兵都紛紛向後跑,開始有了秩序……

“傳令,放火燒營!”

緊接著,樊華藏又沉聲下了第二道命令。

“放火燒營?”

參將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ps:麻煩大家點點催更。-